网站首页 | 研究会简介 | 会长简介 | 组织机构 | 本会动态 | 基金会动态 | 江夏心声 | 黄氏研究 | 精彩影集 | 来宾留言 | 联系我们 | 世纪金源
   本会动态 
  ·贵安新天地五年传奇崛起 盘活带旺
  ·福州二办换届选举大会贵安举行 如
  ·世纪金源集团荣登2016中国企业
  ·新加坡亚洲新闻电视台报道黄如论先
  ·《参考消息》报道黄如论先生在菲慈
  ·《大道如论》 先生简介
更多>>   
   基金会动态 
  ·2016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
  ·2015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
  ·2014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
  ·2013年福建江夏慈善基金会捐赠
  ·2012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
  ·2011年大学新生困难补助申请表
更多>>   
   江夏心声  
  ·《江夏心声》123期第四版 20
  ·《江夏心声》123期第三版 20
  ·《江夏心声》123期第二版 20
  ·《江夏心声》122期第四版 20
  ·《江夏心声》122期第三版 20
  ·《江夏心声》122期第二版 20
更多>>   
   精彩影集 
  ·闽清县塔庄镇梅坪村水泥路
  ·漳平市灵地乡京口村修复防洪堤
  ·三明市沙县大洛镇宝山村修路
  ·泉州市永春县湖洋镇白云村修路
  ·泉州市安溪县祥华乡白荇村修路
  ·莆田市涵江区白沙镇龙东村修路
更多>>   
 
 
       黄氏研究
 
明朝“五部尚书”黄克缵:名节千古不磨
(2017-2-16)

 

明朝“五部尚书”黄克缵:名节千古不磨
□ 石纪宣
  黄克缵,字绍夫,号钟梅,石狮永宁镇梅林村人,生于明朝嘉靖二十八年(1549年),历任兵部尚书、工部尚书、刑部尚书、吏部尚书,兼理户部事务、总督粮储等,为官清廉正直,世称“黄五部”。崇祯七年(1634年),病逝泉州,南明弘光元年(1645年),赐谥“襄惠”。古时,泉州城东门外曾矗立一座牌坊,上书“忠猷懋著,齿德并优”,就是为纪念他而立的。
  民本为重
  万历八年(1580年),黄克缵进士及第,出任寿州知州。芍陂是春秋时期楚相孙叔敖主持修建的水利工程,为历代守寿者治水的重中之重。黄克缵上任后,目睹豪强占塘为田,罔顾民生,决心恢复芍陂水区,短短三年,驱逐新界沟以北的占田豪强三十余家,收回田地近百顷,“此后二百余年,奸豪不得逞,民享其利”。寿州百姓感念其恩德,在塘边修建孙公祠,正殿祀奉楚令尹孙叔敖,东殿配祀黄克缵神主。
  “州守,职在亲民,若加意吏治,为民造福,便可垂不朽之名……千绪万端,总不出清、慎、勤三字。”黄克缵在《答张沧州亲丈》道出“为官之本”,并且身体力行。寿州任上,他积极清丈田粮,推行一条鞭法,以此减轻百姓人丁税赋,同时增加田亩税收,抑制豪富大户兼并及屯积田亩,平均富人与穷人负担的赋税。爱民礼士,即便离任寿州20年,始终记挂着寿州教育,捐出俸银购置学田,以养士子,供学士会课之费。寿州百姓在八公山上为他建造了一座生祠以表彰其功德,后生祠颓废,继任阎知州与观察使捐俸倡修。黄克缵获悉,即写《与阎寿州》书信加以阻止,表明心意,即造福百姓乃本职所在,本非沽名钓誉,不必重修生祠。
  不避权要
  万历年间,苛捐杂税,名目繁多,尤以矿税最为惨烈。大批内监倚仗皇家势力,坐索收税,每到一处,搜刮盘剥,民不聊生。税监马堂在山东临清以征税为名行抢劫之实,每年课征十六万两白银,实际上缴内廷不及半数,余者尽饱私囊,导致群情激愤。兹后,马堂向朝廷谎报民变实情,将责任推给守备王炀,诬告其纵容灾民,煽动造反,致王炀蒙冤被捕送京。
  时任山东左布政使的黄克缵明查暗访,不惧权势,多次上疏弹劾马堂,无果。万历二十九年(1601年),黄克缵被任命为山东巡抚,即又上书朝廷《参临清税监侵欺税银疏》,揭露马堂贪污税银,祸害百姓的真相,呼吁朝廷明辨是非。又连上《请乞乘时停免税务疏》,指出“生财之道在杜其耗之之端,不在广其取之之途。苟经理有方,尾闾无泄,虽不征税亦足用”。如不及时纠正,恐怕秦末陈胜吴广、汉末黄巾赤眉起义的历史悲剧将会重演!万历三十年(1602年),皇帝在决定停征矿税后又反悔了。黄克缵再次勇敢地站出来,呈上一道《信诏令以广圣德》的奏疏,一针见血地指出,朝廷征税,实乃对百姓巧取豪夺,且出尔反尔,失信于民,民变的危险近在咫尺。同年12月,在黄克缵等诤臣的死谏力劝下,皇帝终于做出妥协,宣布停止开矿,召回矿监。“矿税风波”逐渐平息。
  《明史》对黄克缵在山东任上的政绩,作了客观公正的评价,“请停矿税,弹劾税监陈增、马堂,惠政甚著。屡以平盗功,加至兵部尚书”。
  朝不树党
  1612年至1622年,明廷相继发生谋害太子的“梃击案”、致光宗死亡的“红丸案”、光宗死后的李选侍“移宫案”纷争。以“东林党”和“阉党”为首的两大阵营互相攻讦,剧烈缠斗,朝廷朋党角立。黄克缵夹于混战的两派内,却始终居中不偏,当正直大臣受冤屈的时候,他挺身而出,据理力争。面对魏忠贤腐败行为,他时露不满,敢于抵触。然而,在那非此必彼的情势下,黄克缵常常两头挨骂,连卷入派系斗争的天启皇帝亦感不悦,怒责其“轻肆无忌,不谙忠孝”。黄克缵却依然坚持自己的立场,决不因哪方面得势而去趋附。
  《明史》评价黄克缵“不为东林所与,然特不附东林耳”。黄克缵因不参与朋党之争,而遭到双方的攻击。后来,曾做到大学士的黄克缵门生杨景辰,评价他的老师:“当官不避难,立朝不树党,任事不顾私。”在朝廷中不结党营私、不蝇营狗苟、不拉帮结派,光明磊落,公正做事,应了黄克缵常常对同僚讲的一句话,“受职自有定分,名节千古不磨”。
  公心智勇
  天启四年(1624年)十二月,黄克缵被召为工部尚书。时值朝中重建三殿,总理太监马诚同把持朝政的太监魏忠贤狼狈为奸,想在工程款上大捞一把。黄克缵不惧权贵,秉公办事。《泉州府志》载,黄克缵裁魏当紫阶石费三十万。当又取南畿旧殿废铜。克缵曰:“留都定鼎之所,谁敢萌不臣之心迁其重器者?”声色俱厉,把权倾一时的大太监堵了回去。魏当益怒,黄克缵遂引疾归。
  值得称道的是,黄克缵不仅处事出于公心,而且处理公务有勇有谋。早在万历四十三年(1615年),因功升任兵部尚书的黄克缵,为抵抗后金进攻,特地回家乡泉州,招募有技术的得力兵勇,铸造威力巨大的仿西洋巨炮。万历四十八年(1620年),借助黄克缵铸造的这批巨炮及熟练兵勇,明军参将李秉诚固守奉集,抵御云集20万大军的努尔哈赤兵团,击毙攻城首领火狐狸及努尔哈赤一侄子,解了奉集之围。该盛举载于黄克缵亲撰的《堂兄黄克立墓志铭》。天启六年(1626年),名将袁崇焕借调这些吕宋炮,在宁远大捷中击伤努尔哈赤,致其伤重而亡。
  为民代言
  万历二十年(1592年),日本侵略朝鲜,明廷应朝鲜政府之请,派兵支援。山东守臣为加强沿海防御,决定增加兵员,同时下令山东六郡输饷银四十五万两;6年后,援朝战争结束,山东六郡官吏犹欲征收饷银二十六万两,百姓叫苦连天。黄克缵体恤民间疾苦,即上书万历皇帝,奏请罢免该项征饷。
  万历年间,黄克缵上《陈会勘王家口始末疏》,指出在黄河王家口开口不适宜,又上疏建议《塞蒙墙口》。上《地方救灾乞停榷税疏》,请示停免山东上缴的税收,以利百姓抗灾自救。上《霖雨为灾请发内帑赈济并议改折疏》,得皇帝恩准,受灾各县税赋均获相应减轻。上《报夏灾议改折发仓粮留税银助赈疏》,申请散发两个国家粮库存粮各一万石,赈济灾民。
  宫中隆德殿遭火灾,黄克缵乘此机会,上疏力陈弊政,痛述20年来,税使四出,搜刮民财,百姓为缴纳捐税,卖妻鬻儿,而宫中大兴土木,奢华挥霍,耗尽民间膏血;守卫边疆的战士,饿着肚子上阵,月粮却积欠数万。且由于连年灾荒,某些地方已发生父食其子,妻食其夫惨象,切望皇上“大悔前愆,一更旧辙,收罗人才,以济时艰,罢税停织(捐),与民休息,大涣居积,以安边疆”。
  从史料记载来看,黄克缵几乎不停年地上疏,解民于倒悬,其精神可嘉可赞。淮阳按察使陈用宾考察黄克缵具体工作时,曾如实评价其“清操守官,居常也勤吏治,劳怨荣辱不避,文章气节俱高”。

 
 
地址:福州市道山路277-1号“勉斋书院”  电话:0591-87617742 传真:0591-87551277 邮编:350001
版权所有:江夏心声 福建省江夏黄氏源流研究会 福建省江夏慈善基金会 闽ICP备11002112号 站长:阳阳